您的位置:首页 > 房产 > 市场 > 华商韬略丨一群阿拉伯后裔,何以垄断半个中国的“脚下生意”?

华商韬略丨一群阿拉伯后裔,何以垄断半个中国的“脚下生意”?

2018-04-30 来源: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600年后,“丁老板”们已占据中国体育运动品牌的半壁江山。
文 / 华商韬略 熊剑辉
大宋年间,一群阿拉伯人沿“海上丝路”漂到泉州。这群阿拉伯爷们在中国开枝散叶,孕育出赛典赤·赡思丁这位杰出元朝政治家(拜平章政事)。
元末明初,江山易主,赡思丁的后人流落到晋江陈埭。他们隐姓埋名,只求避祸,又不忘先祖,取其名尾音“丁”字为姓。这成为今天福建晋江“丁氏”一族的由来。

600年后,“丁老板”们占据了中国体育运动品牌的半壁江山。
一条乌河将小镇一分为二,隔海与金门相望,贫瘠的盐碱地使得“山上长石头,地里种地瓜”……晋江陈埭镇,以前就是个穷得冒泡的地方。
偏偏这里又激荡着荷尔蒙过剩的蓬勃气息:因为人多地少,所以械斗成风。解放前,陈埭两村因争水,就能苦斗两代人、干仗十五载;解放后,又有“农业学大寨,打架学陈埭”的说法。当然,如今的晋江,唯有“中国武术之乡”的美名。
“爱拼才会赢”正源自于此。这么猛的劲头用来做生意,有什么买卖做不成?
1979年3月,一位叫林土秋的陈埭村民无意间创造历史。他召集14位海内外亲友,凑钱办了家鞋帽作坊,敲出第一双“晋江鞋”。重要的是,很快赚到了大钱。

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惊着了。“他能赚,我也能!”制鞋声“叮当”就此响起,鞋作坊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
如此盛况,竟惹得耐克在陈埭设了家代工厂。但在1983年,耐克代工厂出了批次品,结果被工人们偷出来卖了。耐克一气之下,放弃陈埭,落户莆田。

这事把拉板车的许景南给坑惨了。
这年,他的身家性命都投进了为耐克配套的鞋材厂。结果,厂子建好了,耐克却跑了,连技术工人都甩锅给了他。
今天的许景南或许要感谢耐克的“背弃之恩”:耐克“跑路”后的第6年,他创立的“匹克”,如今成了“中国篮球装备第一品牌”。

许景南叫苦不迭的这年,靠种地、打鱼、吹唢呐过活的丁建通,也凑了2000块,整了个鞋作坊,还把“别克”汽车的牌子拿来用了好多年。20年多后,曾经“吹唢呐的阿通”,登上了“福布斯富豪榜”,惹得通用汽车找上了门。“别克”自然不能用了,于是改叫361°,公司交给了女婿丁伍号。

1987年,初中没念完的丁水波刚好17岁。靠着卖冰棍攒的500块,又在山上砍倒棵大树、自制了张鞋台,丁水波和两位拜把子兄弟创立了“三兴”。丁水波狠劲十足,批发商一分钱没给,他就敢把全部家当发到成都荷花池代销,最终一炮而红。但2018年初,一位阿里码农穿了丁水波造的鞋去相亲,结果惨遭拒绝,轰动全国。这家公司,正是“特步”。

和丁水波同岁的丁世忠,17岁那年却离开了晋江,背着父亲手制的600双鞋独自到北京闯荡。他一无所有,唯有少年的坚韧和锐气,成功把晋江鞋摆进了富丽堂皇的王府井商场。4年后,少年大赚20万荣归故里,在三兴鞋厂的河对岸开基创业,表示要“安安心心、踏踏实实”发展。谁也没料到,彼时的“安踏”,会成长为中国第一的体育品牌。
起家时,大家全是一穷二白的泥腿子,谁也没想到能做这么大。
集体致富的背后,是台湾乃至全球制鞋业向中国大陆实施的超大规模产业转移。
这是一场延绵40年的超级趋势,3000多家鞋服厂拔地而起,数百亿计的运动鞋从此诞生。福建晋江,由此谱写出“中国鞋都”的旷世传奇。
90年代的晋江,堪称“鞋都”的黄金时代。

国际买家蜂拥而至,海外订单雪片飞舞。整体产业链更是高效完善:工厂差几十万个鞋扣、鞋带?一个电话就送来。哪种鞋在市面畅销,几天内,它必定出现在“丁老板”们的面前。
靠着这波代工潮,有人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,有人则对此忿忿不平。毕竟,早年代工每双还能赚上10-15元;但鞋厂越多、竞价越烈,终于把代工利润杀到仅有1-2元。
这是深植于晋江人血液中的“火拼性格”,“胆大骑龙骑虎,胆细骑猫骑兔”、“卖三占钱土豆也要做头家”,哪怕拼得血流成河也绝不退缩。可惜这种惨烈内斗,让耐克、锐步等国际品牌大赚美元;晋江鞋的利润,却低得连汇率波动都抗不住。
“漂”过北京、见过世面的丁世忠,早早认清了“代工没前途,必须创品牌”的道理,毕竟国内市场比海外贴牌市场加起来还大。为此,安踏一边代工攒钱粮,一边创品牌开专卖店。看不懂的人说,安踏就是瞎折腾。可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袭来,代工厂说倒就倒,丁世忠却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安踏的生意岁月静好,不安分的丁世忠却决定再赌一把。

▲安踏签下孔令辉一战成名
1999年,丁世忠在家族会议上力排众议,以80万代言费签下世界冠军孔令辉,再豪掷300万在央视体育频道打广告,把全年的利润扔了个干净。2000年,孔令辉在悉尼奥运会勇夺男单冠军、实现大满贯,全国的经销商奔着晋江涌来。当年,安踏横扫中国,销售额突破3亿。
但在“丁老板”们看来,安踏小丁不就请了个孔令辉嘛!谁还不会啊?一场轰轰烈烈的“造牌运动”,就此掀起。
金莱克请王楠,喜得龙就签蔡振华;德尔惠请吴奇隆,贵人鸟就签刘德华。到后来,周杰伦、郭富城、张柏芝、孙燕姿、TWINS、F4……国内外明星统统遭遇哄抢。巨星不够用了,“求星若渴”的小鞋企甚至把二三流明星都搬了出来。
仅2003年,晋江就鞋业聘请了30多位明星代言,登陆央视搞“广告轰炸”,把CCTV-5生生变成了“晋江频道”。每年订货会上,代言明星更是到现场助阵,谁请的明星多、牌子大,谁就风光有面子。
这种“输人不输阵”、“砸钱才会赢”的奇特心理,在“造牌时代”显得格外疯狂。
安踏和德尔惠之间,就爆发过“周杰伦争夺战”。
2002年之前,德尔惠请“中国足球先生”宿茂臻代言,结果不温不火。重挑代言人时,丁明亮发狠决定“要请就请最火的”,目标锁定周杰伦,没想到与安踏丁世忠撞在一起。
两强相争富者胜,周杰伦的代言费被抬至天价。但丁明亮最后决定以诚动人:他坦言与安踏有差距,但愿意与周杰伦共成长。这番“表白”情真意切,双方竟实现10年之久的长情合作,“德尔惠,on my way”的广告词从此红遍大江南北。

“丁老板”们表面上一掷千金,实际都在打肿脸充胖子。鞋企利润微薄,天价代言费、广告费不仅会耗光企业老本,有人甚至因此欠下“标会”巨债。
在闽粤民间,“标会”传统由来已久。这种民间自发形成的融资组织,规模大的高达数亿,融资却无需抵押、全靠人品,年息高达30%,是中小鞋企的最爱。当年鞋都风云初起,“标会”为扶助创业居功至伟。而在“造牌时代”,抢明星抢红了眼的“丁老板”还靠着“标会”加杠杆,自然成了no zuo no die的典范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,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声明:本站所有新闻及新闻图片来源于其他网站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!

客户服务 |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

版权所有:北京企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.QQ:3529009033

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0046945号-68